首页 > 亲亲亲爱的她 > 第72章 晋江文学城LXXI

我的书架

第72章 晋江文学城LXXI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chapter lxxi

周五最后一节课是政治课。

黎晓背着书, 满脑子全是哲学概念。

她和六班一个叫任婧的女生坐在一起,季扶倾在教室的最后头。

整个教室里的男生,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。

任婧递了一颗话梅给黎晓, 她含进嘴里,听见任婧说:“真稀奇啊, 季扶倾居然会选政治课。”

“有什么稀奇的?”黎晓说。

“年级里成绩好的, 选的几乎都是理科类科目。他是年级第一, 却不走寻常路,选了政治和历史。”

“他不是还选了物理么?文理兼备不好么?”

任婧勾着头往后看,啧啧感慨:“有一说一, 他长得挺帅的。本以为选了政治, 就瞧不见几个男生。没想到……我又有新素材了。”

“素材?什么素材?”黎晓问。

任婧拿出一个本子递给黎晓,小声说:“不准给别人看。”

黎晓心想什么玩意儿,搞得神神秘秘的, 她翻开一瞧,顿时愣住。

原来,这是任婧利用课余时间写的小说。

准确来说, 还是一本玛丽苏校园小说。

小说是以第一人称写的,女主人公名叫墨紫雪,她被自己的首富爹妈转学转到了艾瑞古德学院。

而小说的男主人公……一只手都数不过来。有数学天才、体育特长生、校霸、集团少爷等等, 虽然身份各不相同,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疯狂地爱着女主墨紫雪。

这是连玛丽苏本苏黎晓都自叹弗如的程度。

任婧还给每个人物写了小传。

不知是不是黎晓的错觉,她总觉得这些人物都能在c大附中校园里找到原型。

那个体育特长生,不就是五班的梁骁么?在小说里,他叫梁枭。

任婧:“我准备安排一个新男主,身份就是学生会纪检部部长。”

黎晓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眼见着季扶倾就要被任婧给“祸害”了,她哪儿能忍啊。那是她未来的男朋友, 怎么能成为别的女生做梦的素材呢?

黎晓:“你的想法很危险,知不知道?”

任婧不以为意道:“有什么危险的?反正他又不知道。”

“我是说,纪检部部长这种人设一点儿都不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黎晓对此深有体会,说得头头是道:“要是跟他在一块,他天天都得管着你。不让这个,不让那个,一点儿自由都没有。要是犯了校规,他第一个教训你。”

没想到,任婧听完更兴奋了,她说:“就得这样才带感啊!爹式男友,我小说里刚好缺这么一款。”

黎晓鄙夷地看着任婧,说:“你认真的?”

任婧道:“那当然了。剧情就这么安排,女主犯了校规被他逮到,他要惩罚女主……”

黎晓问:“怎么惩罚?扣分吗?”

任婧眉头一蹙:“扣什么分?你怎么一点儿浪漫细胞都没有啊。”

黎晓心想,可季扶倾就是这么做的啊。初次见面就扣了她7分,这笔账她会记一辈子。

任婧接着说:“当然是把女主带回小黑屋,实施惩罚play了。带不带感?”

黎晓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这时,政治老师进教室了,两人停止交谈。

然而,任婧觊觎季扶倾的贼心不死,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偷偷摸摸地写小说。

一节课四十分钟,她写了整整两页纸,平时写作文都没这么勤快。

下课铃声响起,季扶倾收拾东西离开。

周五晚间,他通常会去找王主任有事,所以黎晓不会刻意打扰他。

任婧正准备回家,黎晓忽然叫住她:“你那个小本本,可以借我看看吗?”

她很好奇,任婧究竟编了什么离奇的情节。

任婧以为黎晓对她的小说十分欣赏,当即便答应了:“正好周末放假两天,你帮我看看,提点儿建议。”

黎晓:“没问题。”

这时,薛南枝拎着自己的小提琴盒来找黎晓:“你今天不去音乐教室吗?”

黎晓赶忙将本子藏进书包里,问:“今天有事吗?”

“月底有迎新晚会,交响乐团要出节目。郑指说今天大家都要去过一趟。”

黎晓和薛南枝一起往艺术楼的方向走。

时值金秋九月,银杏树的叶子微微泛黄。秋风一扫,蒲扇般的小叶子飘落到地上,好似铺了一地金。

桂花害羞地藏在枝叶之间,空气里有甜腻的丹桂香气。

新生开学,交响乐团又注入了一批新鲜血液,音乐教室里济济一堂。

陆蔚禹见了黎晓,立刻招手:“学姐学姐!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黎晓不动声色地走到自己的位置,这才冲他点头致意。

贝多芬随后便背着手走了进来,全员噤声,听他说话。

黎晓漫不经心地听了几句,眼神不知怎地又移到了钢琴那边。短短几个月,物是人非。她还记得当初季扶倾坐在这里的样子……

她发着呆,不巧陆蔚禹刚好侧头看她。

两人视线相撞,黎晓莫名尴尬,连忙收回目光。陆蔚禹却以为她是害羞,心底不禁更加开心。

黎晓正想着到底怎么才能和学弟说清楚,她对他真没有那方面的心思,手机进了一条信息。

【季扶倾:回家了吗?】

【黎晓:没,在音乐教室。】

季扶倾那边的状态持续输入中,过了好一会儿,只发来一句简短的话。

【季扶倾:我过会儿去找你。】

来找她?黎晓突然心慌。

他不怕被人发现么?

除了心慌,还有一丝期待。哪怕两人平时会在校园里碰面,她也想跟他单独见面。

【黎晓:什么时候?】

【季扶倾:八点以后。】

接下来的时间,对黎晓而言,成了一种煎熬。

贝多芬七点半离开,有学生跟着离开,也有学生留下来练琴。

八点钟,人能不能全走完还是个问题。

艺术楼那么大,季扶倾想跟她在哪儿见面呢?

黎晓不走,陆蔚禹也不走。

他在等,等教室里人都走光了,再和她进行单独交流。

等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小鹿乱撞,问黎晓:“学姐学姐,你不是想学钢琴吗?我现在教你啊。”

季扶倾待会儿就来了,黎晓哪儿敢跟他学钢琴。要是被发现,恐怕陆蔚禹小命休矣。

黎晓连忙收拾东西,对陆蔚禹说抱歉:“学弟,不好意思啊。我今天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哎,学姐——”

无视陆蔚禹的挽留,黎晓一溜烟出了音乐教室。

黎晓想去三楼等季扶倾,踏上楼梯,便见三楼楼梯口立了一张牌子,写着“施工中,禁止进入”。

演播厅在暑期重新装修,工期延误,开学了还没弄好。

黎晓没辙,绕着环形走廊走了半圈,这一层有不少音乐教室,交响乐团固定使用的是“音乐教室a”,这间教室最为空阔。

她来到“音乐教室a”正对面的一间教室,她推了推门,锁着的,进不去。

黎晓索性靠着墙,坐在走廊里。她给季扶倾发了一条消息,告诉自己的方位。

闲着无聊,她从书包里把任婧的小说拿出来阅读。这小说,写得足够羞耻,偏偏又有一种魔力,吸引着她往下看。

看到最新一章,黎晓不禁有点儿脸红。

任婧给季扶倾起了个花名,叫“纪扶青”。某些方面,任婧写得还挺传神。比如,他如何铁面无私地在校园里执勤。

可某些方面就……比如,如何对女主施加“惩罚”。

黎晓正看得津津有味,一只手忽然将她的小本本抽走了:“看什么呢?”

熟悉的嗓音,是季扶倾来了。

他见黎晓坐在地上,又说:“地上凉,起来。”

黎晓赶忙从地上站起来,理了一下小裙子。她说:“把本子还给我。”

“这是你的笔记?”季扶倾以为黎晓好学,等他的时候都不忘看笔记,内心十分欣慰。

他正打算看看她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,一句话映入眼帘:“纪扶青将我拽进空教室,然后把我摁在墙上一顿猛亲。”

季扶倾:“……”

比季扶倾更尴尬的是黎晓,明明不是她写的小说,她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就地给埋了。

黎晓想把本子抢回来,他却不给。黎晓急了:“那个……你听我解释,这个不是——”

他出声打断了她的话:“你怎么连我名字都写不对?”

黎晓为自己辩驳:“不是我写的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名字怎么写呢?”

“也对……”季扶倾又翻了两页,冷笑道,“原来你喜欢这种剧情。”

黎晓冤死了:“没有没有,我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---

感谢在2021-08-21 14:46:03~2021-08-22 17:39: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颖、白鹤 20瓶;马铃薯菇凉、女主控(重度)、谙颜、某某和某某 10瓶;衣柜 9瓶;凤子 3瓶;思璇 2瓶;46496704、吃饭麻麻香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