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重生之风潮 > 第四十九章 直爽的亲戚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九章 直爽的亲戚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终于能开车了,楚东摸着陆巡的方向盘找回了点感觉,像他这种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,打车都是一种痛苦,因为要多走几步。

  算算时间,来冰城也快一个月了,还一直没见过闫旭一面,楚东在冰城也不是没有亲戚,大姑楚虹,二舅葛长福家都在冰城。

  大姑还算好一些,儿时也算有记忆,奶奶走之前也是每年都要回家一趟,二舅葛长福楚东就很陌生了,记忆中似乎根本没多少印象,听母亲的意思,二舅妈据说是官宦人家的小姐,对他们这些县城的小市民很是瞧不起,也不允许二舅经常回来,慢慢就疏远了,这次亲妹妹家里发生这样的事二舅葛长福都没出现过一次。

  闫旭不急,反正虱子多了不咬,两人时常有通电话,催一次是催,催十次也是催,其实楚东之所以没找闫旭,跟闫程也有很大关系,他不想和闫程有什么牵扯,理智上理解不代表感情上同样理解。

  先给大姑家里打了个电话,接通之后楚玉很高兴侄子来看自己,详细跟他说了地址,楚东第一次登门,虽是晚辈却也不能空手去,至于礼物,肯定是补源液啊,送礼送健康嘛。

  拿了盒58的普通装,楚东按照地址一路开到大姑家楼下。

  不是自己小气,第一次上门,还是子侄辈,送太贵重显得不好,而且礼轻情意重嘛。

  楚东心安理得的拿着补源液敲开姑姑家的门。

  “小东,快进来。”楚玉把楚东让进门看到他手里的礼盒埋怨道,“自己家人还拿什么东西啊?”

  楚东笑着不吭声,换了鞋走进屋,他是第一次来大姑家,从房子面积和家具电器就能看出大姑家的条件很不错。

  坐在沙发上,楚玉把果盘端在楚东跟前,“来,小东,吃点水果,刚洗的。”

  楚东答应一声,拿了根香蕉问道,“姑父和天宇哥不在家?”

  “你姑父去外地进货了,天宇我打过电话了,一会就回来,中午大姑给你做点好吃的。”

  “大姑,别麻烦了,我就过来认认门就走,下午还有事。”

  楚玉不高兴了,“什么事差一顿饭了?中午就在这吃,对了,你爸怎么样?瘦了吧?”

  楚东说了下父亲的情况让大姑不用太担心。

  “小东,你看会电视,我先去做饭。”

  陈天宇是带着女朋友回来的,看到楚东虽然有些陌生,还是很高兴的陪着他聊天,陈天宇的女朋友卢蕾去给未来婆婆打下手。

  中午吃过饭楚东就告辞了。

  第二站,二舅葛长福家,这是询问大姑电话号码时母亲叮嘱过的,楚东不能让母亲觉得他对葛家人有偏见,去坐一会意思一下就算完成任务了。

  按照号码打过去,接电话的是个女声。

  “你好,哪位?”

  “是葛长福家吗?”

  “是,你哪位?”

  “我是他外甥,他在家吗?”

 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,才听到话筒里传来喊声,隐约间楚东似乎听到‘借钱’‘远点’几个词。

  楚东也没太在意,不过是应付一下面子罢了。

  “喂,是那位?”低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。

  “我是楚东,是二舅吗?”

  “哦,是小东啊,是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  楚东微微皱了下眉头,说道,“我在冰城,想去看看二舅和舅妈,不知道二舅家住哪?”

  “啊?来冰城了啊,这个...这个...在那个...小东,我家不太好找,要不你在哪?我去找你吧。”

  找我?那算怎么回事,明显不太欢迎自己啊。

  楚东没觉得尴尬反而很高兴,刚好他也懒得跑一趟,直接说道,“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?那就算了,要是我妈打电话你就说我去过了。”

  “没...没有,那你来吧,在南岗路XXX。”

  挂了电话葛长福谄笑着回头迎上妻子刺眼的目光。

  “你怎么让他来咱们家?我跟你说多少次了,你跟那帮穷亲戚都离远点,你现在还主动往家里招?”吕芝抱着膀子冷冷的质问道。

  葛长福辩解道,“小东是我二妹家的,我二妹夫是干建筑的,挺有钱的,人家就是来看看咱们。”

  吕芝眉毛一挑,“一个农村跑盲流的能有什么钱?少自己往脸上贴金了,一会人来了你尽快把人弄走,别想在咱家吃住,我现在提前和你说一声,免得到时候你下不来台。”

  葛长福讪笑着点头。

  葛冰一脸嫌弃的道,“爸你也真是的,这都什么亲戚啊,挑着中午时间来,我看就是准备蹭饭的。”

  葛长福有些生气的道,“冰冰,你说什么呢,那是你表弟,一会人来了热情点。”

  葛冰一脸不以为然的道,“我才没什么表弟、表妹的。”

  葛长福家并不难找,就是土地局家属楼。

  停好车,楚东拎着普通装的补源液来到3单元401室敲了敲门。

  开门的是葛冰,门开了之后葛冰也不说话,退后了几步就那么看着楚东。

  我脸上有花?

  楚东看到葛冰挑剔的眼神略有些明白了一些,换了鞋走进屋里,顺便把补源液放在了地上。

  葛冰看到包装惊讶的道,“哟,是补源液啊,最近总在电视上看到,花了不少钱吧?我同事买过,这个好像是最便宜那个。”

  楚东皱着眉头没吭声,有这么说话的吗?上来就对别人带的礼物品头论足,也不知道二舅是怎么教出来的。

  听到楚东还带了礼物,葛长福笑容多了一些,招呼道,“小东,快进屋坐,你还没怎么见过你舅妈和表姐吧,来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  楚东心里腹诽,我连你好像都没见过几次吧。

  介绍出奇的冷场,吕芝和葛冰态度都很冷淡,楚东也不是热脸贴冷屁.的人,相互点下头就算结束了,连称呼都没喊一声。

  装,你一个乡巴佬还在我家装上了,葛冰心里冷笑,弄了身衣服垮了个包就觉得自己是城里人了,当她不知道底细似的。

  葛长福有些不满楚东的态度,起码也要喊一声舅妈吧,气氛一时有些冷。

  葛长福家住的是一栋老楼,看客厅和厨房大小也就六十、七十平米的样子,要是在十几年前算是很不错的条件了,放到现在也就普通,尤其老化的墙皮,还有年份不低的家具桌椅,看上去有些暮气。

  刚坐下不到三分钟,楚东觉得没什么待下去的必要了,刚起身想走,葛长福问道,“小东是自己来的冰城?来做什么?”

  楚东说道,“恩,自己来的,来办点事。”

  “哦。”葛长福不怎么信,你一个半大孩子能办什么事?问道,“办完了吗?”

  楚东说道,“可能还得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葛冰敏锐的听出楚东话的意思,觉得猜到了楚东的打算,直接跟父亲说道,“爸,咱家虽然不小,但也没有空房间了,而且我和我妈都是女的,要有外人在家住可不行。”

  吕芝暗暗给了女儿一个赞赏的眼神,这话说的漂亮,直接把楚东下面的话堵住。

  楚东都气乐了,这都是哪来的优越感?就这破房子还不小?打趣道,“怎么?有人借宿在二舅家?那还真挺委屈自己的。”

  葛冰脸色一变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楚东嘬着嘴角,“我和你说话了吗?什么意思?字面意思啊。”

  吕芝上前拉住女儿的手,阻止她说话,心里毫不动怒,在她看来楚东不过是被点破目的,有些恼羞成怒了,故意说些大言不惭的话来挽回一些颜面罢了,和这种人生气太不值得,讥笑道,“没有最好了,我们家也不欢迎,对了,长福,你和家里多少年没联系了?怎么还有人能找上门?啧啧,真是太难得了。”

  既然话都说这么露骨了,二舅葛长福都只是一脸讪笑的不吭声,楚东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。

  厌恶看了几人一眼,直接站起身,他就当没这个舅舅罢了,至于吕芝和葛冰他根本懒得理会了,一言不发的走出门,生气不至于,但楚东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,毕竟是母亲的哥哥,一家人对一个小辈的外甥能说出这样的话,可见是有多么刻薄。
sitemap